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新闻中心 > 法院动态
【微文艺】芫荽菜
作者:程园园  发布时间:2020-03-21 09:14:32 打印 字号: | |

周末,我与妹妹在南山公园走路锻炼,母亲打来电话,问我吃不吃芫荽菜,她特地拣了一袋,已经放到我家厨房了。

接到母亲电话后,平静的心变得不平静了,心里竟然有了波澜,仿佛有位老朋友在家等我似的。回到家,我没有直接上楼,径直朝结构层的厨房走去,这就是所谓的步随心走吧,门打开的瞬间,芫荽香阵阵向你袭来,我不禁将鼻子凑到近处闻了又闻,久违了的味道。

我从袋子里拣了一些,准备晚上烫火锅吃,其实母亲已经弄得很干净了,我只需要用自来水冲冲就可以了,真的很感谢母亲,这么些年来,总能让我们吃到新鲜的菜蔬。我总觉得厨房真是一个好地方,每当我在厨房择菜洗菜的当儿,屋子里就显得特别安静,人也安宁了下来。这次就更不一样了,厨房里好像活跃着许多精灵似的,在我看不见的空间里舞蹈着。为此,我还专门发了一条微信表示当时的心情,“以前极度排斥的东西,现在却成了我的挚爱”,可见,当时我的心情是多么欢喜。诚然,小时候,我对这种气味是排斥之极的,有些东西,再不好吃,我勉强还可以吃上几口,而芫荽,那时,我一口都勉强不来。



还记得小时候的每年冬天,母亲总爱弄两个菜,因为冬天时,庄稼都已经收成了,人都闲了下来,母亲又是闲不住的人,为了弥补以前伙食上的潦草,她决定在冬天好好给我们补一补,所以家里吃饭的桌子上总是摆满了各色菜肴。印象里,餐桌上总是少不了各类锅子,那时烧火锅用得还是那种最原始的炉子,需添炭加煤的那种, 因为冬天, 菜很容易就冷了下来,有了炉子,饭桌上总是热气腾腾的,每天最幸福的时光也莫过于此了,闭门围炉,享受一家人的其乐融融。还记得母亲为了照顾我们,因为她知道我们受不了芫荽的气味,只有等火锅吃得差不多的时候,母亲才将冼好的芫荽菜放进去烫着吃,因为这个时候,我们也吃得差不多了。父亲会喝上几盅,总是见他抿酒的当口,夹一筷头芫荽,好像很享受的样子,当时表示深深地不理解。

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渐渐喜欢上了这个味,芫荽的味。应该是外出读中专的那几年,总觉得不同的地域能改变一个人的口味。合肥三年,最大的收获就是以前不接纳的东西,后来渐渐喜欢上了,芫荽就是其中之一,不仅喜欢了,还喜欢得一发不可收拾。母亲知道我们喜欢,所以每年她都要挑块地自己种一些,等它长成的时候,在菜园子里也称得上一片风景,青碧碧的,煞是好看。它除了烫火锅,还可以和炒熟的花生米拌在一起吃,不过需要放些调料,比如麻油、醋什么的。如果喜欢这个味,还可以在家里做的各色汤品里放上一些,只见芫荽在汤里婀娜舒展着,丝丝缕缕,青青碧碧的,此时,再普通的汤也瞬间变得不普通了,除了给人赏心悦目之感,也让食客有了喝汤的冲动。

 芫荽在菜品中颇具有林黛玉的气质,给人纤细不俗之感,它和芹菜基本属于同一类,除了长相相似外,气质也挺吻合,有股读书人身上的清雅之气。在菜品中,我愿将它归为上乘。


 
来源:微太平
责任编辑:黄山区人民法院